<sub id="gezfp"><sup id="gezfp"></sup></sub>
    <acronym id="gezfp"></acronym>

    <track id="gezfp"><i id="gezfp"></i></track>
    實訓處
    行政處室
    談中國教育的“易入難出”與“難入易出”

    2011-10-12 00:00:00   瀏覽量:

    談中國教育的“易入難出”與“難入易出”

     

    摘要:

    中國學校教育體制“難入易出”,高校尤其是名牌高校的“難入”折射出中國教育的淺視和人才培養的功利化。

    現行教育的教育理念總是“板著臉”,讓學生不能親近、不愿接近,于是“難入”。

    教育內容的求全、繁難、公式化、結果化,使得中國學生“難入”。

    關鍵詞:教育體制  教育理念   教育內容  易入難出  難入易出

    一、概念的提出:

    曾有人對比過李白和杜甫的詩歌,認為李白詩歌好讀、不生硬,大多數人一看就懂,所以“易入”,但是,李白的詩歌,越讀越感到內涵深刻、思想深邃、境界博大、寫法多樣,所以越讀越有味道,越讀越難以讀透徹,所以“難出”。然而杜甫詩歌恰恰相反,初讀時很難,因為杜甫詩歌講究“語不驚人死不休”,造句很下功夫,所以初讀理解起來很難,所謂“難入”,但是,杜甫的詩歌,內容相對狹窄,多數是講“安史之亂”前后的唐朝的社會現實、政治軍事動蕩、民生疾苦等等,(所以被稱作“詩史”)思想境界也不過是控訴揭露、悲天憫人、個人哀怨等,所以“易出”。我讀李白、杜甫詩歌時,雖然感到有些地方并不如前所說的那么絕對,但一定程度上感覺這種說法還是比較有道理的。寫這些,目的是引出一個“易入難出”、“難入易出”的概念,而這一概念,放在中國的教育體制、教育理念和教育內容上也似乎很有些道理的。

    以下分別論述之:

    二、中國學校教育體制“難入易出”,高校尤其是名牌高校的“難入”折射出中國教育實際上的淺視和人才培養目的的功利化。

    (一)現象表述

    我們的教育體制,我看就像杜甫的詩歌“難入易出”,從每個中國兒童背起書包的那一刻起,孩子和家長頭腦中就產生了一個越來越強烈、越來越頑固、越來越清晰的念頭:考大學。(現在大學好考多了,考大學卻又“與時俱進”的變成了考“大”學,即考名牌大學、重點高校)從此之后,學生、家長、老師一切都為這一個中心服務,學習變得毫無樂趣,,三年的幼兒園教育就不能輸在起跑線上,上雙語學校、上貴族學校、上輔導班;六年的小學,又在煎熬中度過,沉重的書包、各式的練習、多樣的補習班;三年的初中,那可是人生絕不可掉以輕心的三年,那年年都關鍵的要命,沒有好的初中成績,怎么可能上重點高中,而不上重點高中,又如何考得上名牌大學呢?思路不可謂不清晰,邏輯不可謂不嚴密,是啊,必須如此,這是家長義不容辭的職責;高中三年,還有什么可說的,火燒眉毛,垂死也要掙扎,哪怕是上了職業高中,也要盡可能給孩子以希望,上對口單招升大學,名牌考不上,退而求其次,也得弄個大學上上,否則,沒上大學的孩子的人生豈不是“殘缺的人生”,君不見節節攀高的重點高中的擇校費,君不見前幾年,江蘇職高風聞不能高考(也有說職高不能考本科)時,立刻就出現招生人數銳減的現象,。這些“見怪不怪”的“怪”現狀,說明“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難入”,即使大學擴招,考大學沒從前那么難,但沒有困難制造困難也要難(名牌),總之就是要“難入”不可。

    再看看經歷千般考試、萬般磨礪的“天之驕子”們,一上了大學,就成了脫韁的野馬,身體和心理徹底的放松,“分不在高,六十就行”,這些年,大學生的形象被糟蹋成什么模樣了,到“百度”一查,女大學生的定義,一字不動的原文是這樣的:“女大學生,即為女性的大學生,在高等學校讀書的學生。高等教育層次包含大專,高職,本科學士,碩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等。其中大專,本科學士一般被稱為大學生。引申含義:隨著一大批標題以“女大學生”的負面新聞的出現,“女大學生”在一定程度上變成了貶義詞。“你妹才是女大學生”成為一部分人對此現象的抱怨。‘女大學生’一詞也成為嘩眾取寵的媒體的犧牲品,成為黃色新聞的犧牲品。”雖然我已經很久沒有關心大學的校園生活了,雖然我所說的有以偏概全之嫌,但誰有見過幾個沒能畢業的大學生呢?“易出”出的實在是“易”啊。

    (二)原因分析及療救方法

    這種“難入易出”折射出何種的國人的關于教育和人才培養的心態?我思考得出的答案是急功近利、目光短淺的功利主義教育心態和人才培養方式。而造成這種心態的責任絕不是單靠教育可以承擔,也不能單靠教育一方的改變而改變的,甚至于上升到政府決策和執行層面都不能夠迅速、徹底的解決這個問題。這是一種大眾的心態,說的嚴重些就是文明的心態,是幾千年以來農業文明的發展過程中逐漸產生的目光短淺的小農心態。

    悲觀的講,這種心態是極難克服的,也不可能通過一時一力之努力就能夠克服的。怎么辦?我以為,治療慢性病就要用慢藥,就要隨著中國社會的逐漸工業化、逐漸商業化,逐漸和西方航海文明融合起來,逐漸的走“去小農化”之路,逐漸但卻真正把“五四”時所請來的“德先生”、“賽先生”引入到中國社會,使其扎根于中國這塊復雜、古老而又勤勞、善良然而又頑固、保守的土地上,使他們不僅落戶于中國,更要扎根于中國、生長于中國。

    這個過程將是一個十分緩慢的過程,但當我們真正完成了這個過程,克服了這個古已有之的缺陷,我們的教育將象“涅槃的鳳凰”一樣獲得清新的生命,甚至是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民族。但他要求我們首先要認識到,更要直面它!

    三、現行教育的教育理念總是“板著臉”,讓學生不能親近、不愿接近,于是“難入”。

    (一)從人的生物學和社會分析教育理念

    1、表象與原因

    長期以來,我們都堅持的是“教育”,也就是“教”在前,“育”在后。“教”作何解?從攴、從孝,孝亦聲,“攴”,篆體象以手持杖或執鞭。主要靠鞭杖來施行他們的教育、教化。本義:教育,指導。我們理解的“教”總是自上而下的,總是教者高于被教者的,而且,“教”總是帶有強制性的,不然要那個“攴”字干嗎?“育”作何解呢?根據隸定字形解釋:會意,字從云,從肉。“云”字從二從厶。“二”指“再”、“復”,“厶”指“自我”,“二”與“厶”聯合起來表示“自我復制”、“自我拷貝”、“自我繁殖”。“肉”指“肉身”、“身體”。“云”和“肉”聯合起來表示“身體的自我復制”。“育”更多的有復制自我的意思,這里的復制,既有肉體的復制,即生育;也有精神的復制,即養育。從字面上幾乎看不出那種強制性。不要小看了兩個字的誰前誰后的問題,因為這不只是一個時間顛倒的問題,而是一個做法顛倒的問題,更是一個理念顛倒的問題。我們自古以來,總是更側重強調板著臉“教”,而忽視了我們的教育對象是一個人,一個需要從小到大的不斷成長的人,我們有沒有想到教育對象和自己一樣,和自己平等呢?我們拿著棍棒讓他們“孝”,這樣的做法,不就是“逼”著學生遠離自己嗎?要知道,人作為生物之一種,也同樣具有生物的“趨利避害”的生物性的。

    舉個例子,《紅樓夢》中榮寧二府的家教不可謂不嚴:寶玉挨打,打出了寶玉每次見到賈政都是耗子見了貓,去看薛寶釵(正常去姨娘家走親戚),寧愿繞道走,也不從父親書房經過;賈璉,一個娶過老婆,有了孩子的人,因為不能幫著賈赦強取豪奪的弄幾把扇子,打得無法下地;據榮府的老媽子回憶,當年賈政、賈赦也是挨了不少板子的,可結果如何,培養的不是無能者(賈政),就是敗家子(賈赦、賈珍、賈璉),再不就是叛逆者(寶玉)有一個“孝”了嗎?

    那是小說,舉個真實的例子,宋朝有個大詞人柳永,我們都知道,此人長期混跡于青樓楚館,許多人以為這人是懷才不遇,其實是錯誤的。柳永,出身仕宦之家,早年受到的是十分刻板的教育,長大后,一個人出去參加“高考”,得到放松的機會后,柳永便如脫了韁的野馬一般,逛起了窯子,結果“高考”考砸了。后來為了宣泄情緒,發表了不當言論,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 明代暫遺賢,如何向? 未遂風云便, 爭不恣狂蕩? 何須論得喪。 才子詞人, 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 且恁偎紅翠, 風流事、平生暢。 青春都一餉。 忍把浮名, 換了淺斟低唱。(《鶴沖天》)

    據說,詞的最后兩句觸怒了當朝皇帝,才讓他“且去填詞”的。

    2、療救方法

     這樣的教育理念,忽視了人的生物屬性,顛倒了教育的基本發展規律,怎么能不讓人望而卻步,趕快逃離呢?尤其是早期教育時,受教育者沒有得到更多的社會性的知識、閱歷,離生物性更近,所以不能一味強調更具有社會性的“教”,而應該從生物性的“育”入手,或者說,更多的體現出“育”的因素,因勢利導、循循善誘,使受教育者逐步脫離“生物性”,不斷增加“社會性”,才會更好的接受“教育”。

    (二)從人的共性和個性分析教育理念

    1、表象和原因

    除了生物性和社會性的問題之外,使受教育者感到“難入”的,還有教育理念中過多的強調共性、集體性,忽視了受教育者的個性特征和個性需求。多年來,我們一直堅持的教育觀念:“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堅持教育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為人民服務,與生產勞動和社會實踐相結合,培養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這作為教育的指導思想,應該說符合我們的國情和國家建設的需要,但我們有沒有注意到,我們教育培養出來的“人”的前面,定語太多,我們這哪是培養人,這簡直是培養“完人”,我們培養這樣的“完人”接班,我們的祖國怎么能不強大,怎么能不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我看我們簡直應該在世界民族之上了?更何況,今天的教育者——我們作為曾經的受教育者,我們是不是“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完人”呢?我們怎么可能以我們的“昏昏”,讓我們的學生“昭昭”呢?我們教育的“面面俱到”, 最終造成的可能就是“面面不到”。因為在實施教育的過程中“德智體美勞”會從各個方向向受教育者壓迫過來,就學校層面舉例:負責德育的要強調思想德育首要作用;負責智育的會說學習是中心任務;負責體育的強調身體的保障作用;美育也不能含糊,不知審美的人還是完整的人嗎;負責勞動的說我們就是要培養社會主義的建設者,怎么能不強調勞動呢?試問深處里三層外三層包圍的受教育者,有多大的情愿去“入”呢?魏書生先生曾經講過,我們教育兒童時講國際主義,小學時講愛國主義,中學時變成了集體主義,到了大學卻開始教育學生如何疊被子、打掃衛生、和別人相處了。這不也反證了我們大而空的教育理念的問題嗎?

    2、療救方法

    如果說,前面我們引了孔子的“循循善誘”,我想我們在解決這一理念沖突的辦法就是“因材施教”。“班級授課制”是近代社會工業化大生產的要求和結果,它的好處是批量生產了大批的整齊劃一的工業勞動者,說白了就是培養了一大批的“延伸了的機床零件”,它忽視了人的個性、人的創造性。人類社會已經從近代走向了現代,我們中國也即將或基本走完這個過程,我們的教育理念,也應該與時俱進,既順應時代的需求,又順應受教育者作為“人”的自身規律,從既統一又大而化之傳統教育理念中走出來,才可以“吸引”受教育者“易入”。

    四、教育內容的求全、繁難、公式化、結果化,使得中國學生“難入”。

    這一點涉及到很多的業務問題,如學科問題、學制問題、不同教學階段的教學目標問題等等,本人沒有這個能力全面的論述這些問題,這里僅舉一些小例子,做些零散的議論:

    第一,過分追求知識的全面性和系統化。從而迫使學生過早的以理性的的態度認識知識,造成“難入”。

    比如,我們小學教育開設的課程就有追求全面的傾向,一小學一年級為例,大概開設課程有語文,數學,美術,音樂,體育,科學,思想品德,社會實踐,衛生與健康;有的學校還會選擇給孩子們上英語口語,還有計算機的初步認識等;甚至還要開設一些臨時性課程,比如安全教育課程等等。而且,我國有個習慣,有課程必有教材,仿佛知識不寫在書本上,就不能算知識。連識字看圖都處于初級階段的一年級的小孩子發他們那么多的書,有什么能力去看懂這些科學、衛生與健康知識呢?

    有位從韓國取經回來的杭州的一位小學教師,帶回來一張韓國的課程表?,F摘一段這位老師的體會以便我們做個比較:

    看韓國小學一年級的課程表真有意思,除了生活、生活,還是生活,光生活課就4,好像韓國小學生一年級就是去學校學習生活體驗生活的,除了生活習慣的培養,還有認識植物,動物,環境,夾雜著一些閱讀和數學的加減法,居然還有性教育等等亂七八糟的內容,什么都有。

    看這些課程表,這韓國小朋友學生生活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他們哪兒是去上學了,真的是去學校玩了,是真正的素質教育,是為生活教育,是為應用教育,直接和現實接軌的,哪像我們國內的那些考試機器,進了小學之后,就成了伸手脖子的鴨子,全是老師往里填內容,也不管學生是不是消化,反正死記硬背塞到鴨子腦子里就行了。

    看韓國小朋友上課是為了和生活接軌,是為了培養自己獨立能力,反觀我國小朋友去學校是為了識字背書考級聽寫測驗,小小年紀就有人近視眼,有人不想上學,甚至都被考分逼出毛病,用紅領巾自殺了。真是羨慕嫉妒韓國的小朋友,他們上小學是進了天堂,他們以玩耍掌握生活知識,掌握社會技能和文化知識,我國小朋友去學校是為了完成大人期望,為了大人臉面去當考試機器。

    毋庸諱言,韓國的教育肯定也有他們的問題,但韓國的啟蒙教育應該比我們更貼近生活,更感性,因而會更能夠使學生快速的“入”、“易入”,從心理學上講人的嬰幼兒時期、兒童時期更易于接受感性知識而不是理性知識,所以,中國兒童過早接受這些成人編寫的(盡管已經“兒童化”了)教材,只能會是孩子們難以接受,甚至不僅是“難入”而是“拒入”的問題。

    第二,中國教育獲取知識的途徑存在著公式化的傾向。從而迫使學生獲取的不是自己創造的知識,而是別人“咀嚼過的剩渣”,犧牲了孩子創造的習慣、犧牲了孩子獲取知識的主動性,從而“難入”。

    比如,我們從小學些阿拉伯數字(現在從幼兒園),老師讓孩子們認知的不是這些數字的功用,從而引起孩子學習的欲望,而是追求寫的平正、合乎規范(當然,這里也有合理的因素)。老師會親切的告訴孩子們:“一像小棍,二象小鴨,三象······”,這是誰的經驗?這是先入為主的告知,而不是在生活中體驗知識和創造知識,這樣的學習會激起孩子多少“想入”的欲望呢?

    再比如:我們大概是三年級就掌握了乘法,甚至可以比較熟練的進行四則混合運算了。但,我們的小孩子真的明了四則混合運算在實際生活中的意義嗎?反正我小時學習乘法是通過背誦鉛筆盒內壁的“乘法口訣表”完成的。我們有時候會嘲笑孩子掰著手指做加減法,我想這恰恰就是孩子們的創造,因為這些孩子把他們的知識自發的運用了自己的生活中去了。

    看看我們生產出的所謂的好“產品”:溫順、記憶力好、特別會考試、創造力幾近于無、生活能力一般、為人處世、與外界交流能力一般。曾有人慨嘆:“賴昌星小學文化,竟然泛出那么大的動靜。”排除違法犯罪這些原則性的問題來看,賴昌星絕對是一個有能力的人,他有創造力、有冒險精神、生活能力、為人處世的能力強,除此他應該還有相當不錯的“智商”。而賴昌星是中國教育體制下教育出來的嗎?也許正是因為他只上了小學,接受中國傳統教育熏染的比較少,接受“公式化”教育比較少,才會在感性的社會生活的摸爬滾打中錘煉了自己經世致用的能力。

    我聽說,在美國五年級的孩子不會做乘法,可美國人的總的智慧積累、科技積累絕對是全球第一流的。近幾年,我所關注的世界經濟的新名詞全都出于美國,而我們只能跟在人家的屁股后面轉。誰又會因為人家小學五年級不會做乘法題而說美國的教育落后于我們呢?

    第三,我以為中國的教育評價機制也是造成學生“難入”的原因。

    是的,近年來,我國一直堅持提出素質教育,不準許學校搞排名、不準許學生搞排名,等等。但現實生活中,真的是那樣的嗎?墻上可能沒有排名了,難道大家心里沒有排名嗎?都說不搞學校排名,可現在豈止是小學搞實驗學校,中學搞星級驗收,就連大學都在暗暗較勁,最近一段時間,我經常注意到“鳳凰網”經常出現“十大有實力的大學”、“十大名不符實大學”、“世界大學排名靠前的中國占幾所學校”等等新聞,你作為學校的一員、甚至管理者,你會“淡然處之”、“漠不關心”?你作為學生或學生家長,你會“淡然處之”、“漠不關心”?所有的教育行政部門嚴格規定,不準搞任何形式的補課,嚴查、必究,可是社會上名目繁多、花樣翻新的各類輔導班確實“雨后春筍”、風起云涌、鋪天蓋地,早已從城市走向哪怕最偏僻的農村,從高中走向最真純的幼兒園小班。辦這些教育的難道真的是某某公司,教這些孩子的難道真是某某經理?究其原因,還不是為了孩子有個好的考試成績,上個好的大學,尋個好的謀生出路嗎?

    這就形成了一個難以撼動的公式:好好學習(記憶)=好的考試成績=好的學校=好的人生。一個剛入學的孩子就要背著這樣的包袱,而且要背負十幾年,而且這十幾年的“鏈條”還不能斷裂,我是一個成人,也是一個“過來人”,我自己想想我的求學過程,真的很后怕,倘若我某個階段稍有放松,也許,我今天不會“跳農門”端“鐵飯碗”,不會站在學校的講堂上。我不知道,身處其中的現在的孩子們是怎樣想的。

    五、也算是結尾

    個人淺見,隨想隨寫,思路混亂,更多是拾人牙慧??上驳氖窃趯懸陨想S想的時候,我比較認真的閱讀了《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2010---2020)年》,看到了其中的光明,感到了其中帶來的信心。但把一紙《綱要》,變成行動、變成結果,那將是一個艱苦、漫長、而且要人人真心參與的過程,何其難也!何其難也!

     

     

     

     

     

     

     

    參考文獻:《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2010---2020)年》

     

     

     

     

     

     



    上一條: 江蘇省第三屆職業教育“三創”征文競賽活動的通知

    下一條: 銅山區“十一五”優秀教育科研成果獲獎名單

    版權所有:江蘇省徐州市張集中等專業學校

    地址:江蘇省徐州市銅山區張集鎮

    網絡維護:江蘇省徐州市張集中等專業學校網絡中心

    歡迎光臨江蘇省徐州市張集中等專業學校!

    國家改革發展示范校

    江蘇省四星級中等專業學校

    首批國家級重點中等專業學校

    實訓處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行政處室 > 實訓處

    談中國教育的“易入難出”與“難入易出”

    發布時間: 2011-10-12      信息來源:       閱讀次數:

    談中國教育的“易入難出”與“難入易出”

     

    摘要:

    中國學校教育體制“難入易出”,高校尤其是名牌高校的“難入”折射出中國教育的淺視和人才培養的功利化。

    現行教育的教育理念總是“板著臉”,讓學生不能親近、不愿接近,于是“難入”。

    教育內容的求全、繁難、公式化、結果化,使得中國學生“難入”。

    關鍵詞:教育體制  教育理念   教育內容  易入難出  難入易出

    一、概念的提出:

    曾有人對比過李白和杜甫的詩歌,認為李白詩歌好讀、不生硬,大多數人一看就懂,所以“易入”,但是,李白的詩歌,越讀越感到內涵深刻、思想深邃、境界博大、寫法多樣,所以越讀越有味道,越讀越難以讀透徹,所以“難出”。然而杜甫詩歌恰恰相反,初讀時很難,因為杜甫詩歌講究“語不驚人死不休”,造句很下功夫,所以初讀理解起來很難,所謂“難入”,但是,杜甫的詩歌,內容相對狹窄,多數是講“安史之亂”前后的唐朝的社會現實、政治軍事動蕩、民生疾苦等等,(所以被稱作“詩史”)思想境界也不過是控訴揭露、悲天憫人、個人哀怨等,所以“易出”。我讀李白、杜甫詩歌時,雖然感到有些地方并不如前所說的那么絕對,但一定程度上感覺這種說法還是比較有道理的。寫這些,目的是引出一個“易入難出”、“難入易出”的概念,而這一概念,放在中國的教育體制、教育理念和教育內容上也似乎很有些道理的。

    以下分別論述之:

    二、中國學校教育體制“難入易出”,高校尤其是名牌高校的“難入”折射出中國教育實際上的淺視和人才培養目的的功利化。

    (一)現象表述

    我們的教育體制,我看就像杜甫的詩歌“難入易出”,從每個中國兒童背起書包的那一刻起,孩子和家長頭腦中就產生了一個越來越強烈、越來越頑固、越來越清晰的念頭:考大學。(現在大學好考多了,考大學卻又“與時俱進”的變成了考“大”學,即考名牌大學、重點高校)從此之后,學生、家長、老師一切都為這一個中心服務,學習變得毫無樂趣,,三年的幼兒園教育就不能輸在起跑線上,上雙語學校、上貴族學校、上輔導班;六年的小學,又在煎熬中度過,沉重的書包、各式的練習、多樣的補習班;三年的初中,那可是人生絕不可掉以輕心的三年,那年年都關鍵的要命,沒有好的初中成績,怎么可能上重點高中,而不上重點高中,又如何考得上名牌大學呢?思路不可謂不清晰,邏輯不可謂不嚴密,是啊,必須如此,這是家長義不容辭的職責;高中三年,還有什么可說的,火燒眉毛,垂死也要掙扎,哪怕是上了職業高中,也要盡可能給孩子以希望,上對口單招升大學,名牌考不上,退而求其次,也得弄個大學上上,否則,沒上大學的孩子的人生豈不是“殘缺的人生”,君不見節節攀高的重點高中的擇校費,君不見前幾年,江蘇職高風聞不能高考(也有說職高不能考本科)時,立刻就出現招生人數銳減的現象,。這些“見怪不怪”的“怪”現狀,說明“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難入”,即使大學擴招,考大學沒從前那么難,但沒有困難制造困難也要難(名牌),總之就是要“難入”不可。

    再看看經歷千般考試、萬般磨礪的“天之驕子”們,一上了大學,就成了脫韁的野馬,身體和心理徹底的放松,“分不在高,六十就行”,這些年,大學生的形象被糟蹋成什么模樣了,到“百度”一查,女大學生的定義,一字不動的原文是這樣的:“女大學生,即為女性的大學生,在高等學校讀書的學生。高等教育層次包含大專,高職,本科學士,碩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等。其中大專,本科學士一般被稱為大學生。引申含義:隨著一大批標題以“女大學生”的負面新聞的出現,“女大學生”在一定程度上變成了貶義詞。“你妹才是女大學生”成為一部分人對此現象的抱怨。‘女大學生’一詞也成為嘩眾取寵的媒體的犧牲品,成為黃色新聞的犧牲品。”雖然我已經很久沒有關心大學的校園生活了,雖然我所說的有以偏概全之嫌,但誰有見過幾個沒能畢業的大學生呢?“易出”出的實在是“易”啊。

    (二)原因分析及療救方法

    這種“難入易出”折射出何種的國人的關于教育和人才培養的心態?我思考得出的答案是急功近利、目光短淺的功利主義教育心態和人才培養方式。而造成這種心態的責任絕不是單靠教育可以承擔,也不能單靠教育一方的改變而改變的,甚至于上升到政府決策和執行層面都不能夠迅速、徹底的解決這個問題。這是一種大眾的心態,說的嚴重些就是文明的心態,是幾千年以來農業文明的發展過程中逐漸產生的目光短淺的小農心態。

    悲觀的講,這種心態是極難克服的,也不可能通過一時一力之努力就能夠克服的。怎么辦?我以為,治療慢性病就要用慢藥,就要隨著中國社會的逐漸工業化、逐漸商業化,逐漸和西方航海文明融合起來,逐漸的走“去小農化”之路,逐漸但卻真正把“五四”時所請來的“德先生”、“賽先生”引入到中國社會,使其扎根于中國這塊復雜、古老而又勤勞、善良然而又頑固、保守的土地上,使他們不僅落戶于中國,更要扎根于中國、生長于中國。

    這個過程將是一個十分緩慢的過程,但當我們真正完成了這個過程,克服了這個古已有之的缺陷,我們的教育將象“涅槃的鳳凰”一樣獲得清新的生命,甚至是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民族。但他要求我們首先要認識到,更要直面它!

    三、現行教育的教育理念總是“板著臉”,讓學生不能親近、不愿接近,于是“難入”。

    (一)從人的生物學和社會分析教育理念

    1、表象與原因

    長期以來,我們都堅持的是“教育”,也就是“教”在前,“育”在后。“教”作何解?從攴、從孝,孝亦聲,“攴”,篆體象以手持杖或執鞭。主要靠鞭杖來施行他們的教育、教化。本義:教育,指導。我們理解的“教”總是自上而下的,總是教者高于被教者的,而且,“教”總是帶有強制性的,不然要那個“攴”字干嗎?“育”作何解呢?根據隸定字形解釋:會意,字從云,從肉。“云”字從二從厶。“二”指“再”、“復”,“厶”指“自我”,“二”與“厶”聯合起來表示“自我復制”、“自我拷貝”、“自我繁殖”。“肉”指“肉身”、“身體”。“云”和“肉”聯合起來表示“身體的自我復制”。“育”更多的有復制自我的意思,這里的復制,既有肉體的復制,即生育;也有精神的復制,即養育。從字面上幾乎看不出那種強制性。不要小看了兩個字的誰前誰后的問題,因為這不只是一個時間顛倒的問題,而是一個做法顛倒的問題,更是一個理念顛倒的問題。我們自古以來,總是更側重強調板著臉“教”,而忽視了我們的教育對象是一個人,一個需要從小到大的不斷成長的人,我們有沒有想到教育對象和自己一樣,和自己平等呢?我們拿著棍棒讓他們“孝”,這樣的做法,不就是“逼”著學生遠離自己嗎?要知道,人作為生物之一種,也同樣具有生物的“趨利避害”的生物性的。

    舉個例子,《紅樓夢》中榮寧二府的家教不可謂不嚴:寶玉挨打,打出了寶玉每次見到賈政都是耗子見了貓,去看薛寶釵(正常去姨娘家走親戚),寧愿繞道走,也不從父親書房經過;賈璉,一個娶過老婆,有了孩子的人,因為不能幫著賈赦強取豪奪的弄幾把扇子,打得無法下地;據榮府的老媽子回憶,當年賈政、賈赦也是挨了不少板子的,可結果如何,培養的不是無能者(賈政),就是敗家子(賈赦、賈珍、賈璉),再不就是叛逆者(寶玉)有一個“孝”了嗎?

    那是小說,舉個真實的例子,宋朝有個大詞人柳永,我們都知道,此人長期混跡于青樓楚館,許多人以為這人是懷才不遇,其實是錯誤的。柳永,出身仕宦之家,早年受到的是十分刻板的教育,長大后,一個人出去參加“高考”,得到放松的機會后,柳永便如脫了韁的野馬一般,逛起了窯子,結果“高考”考砸了。后來為了宣泄情緒,發表了不當言論,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 明代暫遺賢,如何向? 未遂風云便, 爭不恣狂蕩? 何須論得喪。 才子詞人, 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 且恁偎紅翠, 風流事、平生暢。 青春都一餉。 忍把浮名, 換了淺斟低唱。(《鶴沖天》)

    據說,詞的最后兩句觸怒了當朝皇帝,才讓他“且去填詞”的。

    2、療救方法

     這樣的教育理念,忽視了人的生物屬性,顛倒了教育的基本發展規律,怎么能不讓人望而卻步,趕快逃離呢?尤其是早期教育時,受教育者沒有得到更多的社會性的知識、閱歷,離生物性更近,所以不能一味強調更具有社會性的“教”,而應該從生物性的“育”入手,或者說,更多的體現出“育”的因素,因勢利導、循循善誘,使受教育者逐步脫離“生物性”,不斷增加“社會性”,才會更好的接受“教育”。

    (二)從人的共性和個性分析教育理念

    1、表象和原因

    除了生物性和社會性的問題之外,使受教育者感到“難入”的,還有教育理念中過多的強調共性、集體性,忽視了受教育者的個性特征和個性需求。多年來,我們一直堅持的教育觀念:“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堅持教育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為人民服務,與生產勞動和社會實踐相結合,培養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這作為教育的指導思想,應該說符合我們的國情和國家建設的需要,但我們有沒有注意到,我們教育培養出來的“人”的前面,定語太多,我們這哪是培養人,這簡直是培養“完人”,我們培養這樣的“完人”接班,我們的祖國怎么能不強大,怎么能不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我看我們簡直應該在世界民族之上了?更何況,今天的教育者——我們作為曾經的受教育者,我們是不是“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完人”呢?我們怎么可能以我們的“昏昏”,讓我們的學生“昭昭”呢?我們教育的“面面俱到”, 最終造成的可能就是“面面不到”。因為在實施教育的過程中“德智體美勞”會從各個方向向受教育者壓迫過來,就學校層面舉例:負責德育的要強調思想德育首要作用;負責智育的會說學習是中心任務;負責體育的強調身體的保障作用;美育也不能含糊,不知審美的人還是完整的人嗎;負責勞動的說我們就是要培養社會主義的建設者,怎么能不強調勞動呢?試問深處里三層外三層包圍的受教育者,有多大的情愿去“入”呢?魏書生先生曾經講過,我們教育兒童時講國際主義,小學時講愛國主義,中學時變成了集體主義,到了大學卻開始教育學生如何疊被子、打掃衛生、和別人相處了。這不也反證了我們大而空的教育理念的問題嗎?

    2、療救方法

    如果說,前面我們引了孔子的“循循善誘”,我想我們在解決這一理念沖突的辦法就是“因材施教”。“班級授課制”是近代社會工業化大生產的要求和結果,它的好處是批量生產了大批的整齊劃一的工業勞動者,說白了就是培養了一大批的“延伸了的機床零件”,它忽視了人的個性、人的創造性。人類社會已經從近代走向了現代,我們中國也即將或基本走完這個過程,我們的教育理念,也應該與時俱進,既順應時代的需求,又順應受教育者作為“人”的自身規律,從既統一又大而化之傳統教育理念中走出來,才可以“吸引”受教育者“易入”。

    四、教育內容的求全、繁難、公式化、結果化,使得中國學生“難入”。

    這一點涉及到很多的業務問題,如學科問題、學制問題、不同教學階段的教學目標問題等等,本人沒有這個能力全面的論述這些問題,這里僅舉一些小例子,做些零散的議論:

    第一,過分追求知識的全面性和系統化。從而迫使學生過早的以理性的的態度認識知識,造成“難入”。

    比如,我們小學教育開設的課程就有追求全面的傾向,一小學一年級為例,大概開設課程有語文,數學,美術,音樂,體育,科學,思想品德,社會實踐,衛生與健康;有的學校還會選擇給孩子們上英語口語,還有計算機的初步認識等;甚至還要開設一些臨時性課程,比如安全教育課程等等。而且,我國有個習慣,有課程必有教材,仿佛知識不寫在書本上,就不能算知識。連識字看圖都處于初級階段的一年級的小孩子發他們那么多的書,有什么能力去看懂這些科學、衛生與健康知識呢?

    有位從韓國取經回來的杭州的一位小學教師,帶回來一張韓國的課程表?,F摘一段這位老師的體會以便我們做個比較:

    看韓國小學一年級的課程表真有意思,除了生活、生活,還是生活,光生活課就4,好像韓國小學生一年級就是去學校學習生活體驗生活的,除了生活習慣的培養,還有認識植物,動物,環境,夾雜著一些閱讀和數學的加減法,居然還有性教育等等亂七八糟的內容,什么都有。

    看這些課程表,這韓國小朋友學生生活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他們哪兒是去上學了,真的是去學校玩了,是真正的素質教育,是為生活教育,是為應用教育,直接和現實接軌的,哪像我們國內的那些考試機器,進了小學之后,就成了伸手脖子的鴨子,全是老師往里填內容,也不管學生是不是消化,反正死記硬背塞到鴨子腦子里就行了。

    看韓國小朋友上課是為了和生活接軌,是為了培養自己獨立能力,反觀我國小朋友去學校是為了識字背書考級聽寫測驗,小小年紀就有人近視眼,有人不想上學,甚至都被考分逼出毛病,用紅領巾自殺了。真是羨慕嫉妒韓國的小朋友,他們上小學是進了天堂,他們以玩耍掌握生活知識,掌握社會技能和文化知識,我國小朋友去學校是為了完成大人期望,為了大人臉面去當考試機器。

    毋庸諱言,韓國的教育肯定也有他們的問題,但韓國的啟蒙教育應該比我們更貼近生活,更感性,因而會更能夠使學生快速的“入”、“易入”,從心理學上講人的嬰幼兒時期、兒童時期更易于接受感性知識而不是理性知識,所以,中國兒童過早接受這些成人編寫的(盡管已經“兒童化”了)教材,只能會是孩子們難以接受,甚至不僅是“難入”而是“拒入”的問題。

    第二,中國教育獲取知識的途徑存在著公式化的傾向。從而迫使學生獲取的不是自己創造的知識,而是別人“咀嚼過的剩渣”,犧牲了孩子創造的習慣、犧牲了孩子獲取知識的主動性,從而“難入”。

    比如,我們從小學些阿拉伯數字(現在從幼兒園),老師讓孩子們認知的不是這些數字的功用,從而引起孩子學習的欲望,而是追求寫的平正、合乎規范(當然,這里也有合理的因素)。老師會親切的告訴孩子們:“一像小棍,二象小鴨,三象······”,這是誰的經驗?這是先入為主的告知,而不是在生活中體驗知識和創造知識,這樣的學習會激起孩子多少“想入”的欲望呢?

    再比如:我們大概是三年級就掌握了乘法,甚至可以比較熟練的進行四則混合運算了。但,我們的小孩子真的明了四則混合運算在實際生活中的意義嗎?反正我小時學習乘法是通過背誦鉛筆盒內壁的“乘法口訣表”完成的。我們有時候會嘲笑孩子掰著手指做加減法,我想這恰恰就是孩子們的創造,因為這些孩子把他們的知識自發的運用了自己的生活中去了。

    看看我們生產出的所謂的好“產品”:溫順、記憶力好、特別會考試、創造力幾近于無、生活能力一般、為人處世、與外界交流能力一般。曾有人慨嘆:“賴昌星小學文化,竟然泛出那么大的動靜。”排除違法犯罪這些原則性的問題來看,賴昌星絕對是一個有能力的人,他有創造力、有冒險精神、生活能力、為人處世的能力強,除此他應該還有相當不錯的“智商”。而賴昌星是中國教育體制下教育出來的嗎?也許正是因為他只上了小學,接受中國傳統教育熏染的比較少,接受“公式化”教育比較少,才會在感性的社會生活的摸爬滾打中錘煉了自己經世致用的能力。

    我聽說,在美國五年級的孩子不會做乘法,可美國人的總的智慧積累、科技積累絕對是全球第一流的。近幾年,我所關注的世界經濟的新名詞全都出于美國,而我們只能跟在人家的屁股后面轉。誰又會因為人家小學五年級不會做乘法題而說美國的教育落后于我們呢?

    第三,我以為中國的教育評價機制也是造成學生“難入”的原因。

    是的,近年來,我國一直堅持提出素質教育,不準許學校搞排名、不準許學生搞排名,等等。但現實生活中,真的是那樣的嗎?墻上可能沒有排名了,難道大家心里沒有排名嗎?都說不搞學校排名,可現在豈止是小學搞實驗學校,中學搞星級驗收,就連大學都在暗暗較勁,最近一段時間,我經常注意到“鳳凰網”經常出現“十大有實力的大學”、“十大名不符實大學”、“世界大學排名靠前的中國占幾所學校”等等新聞,你作為學校的一員、甚至管理者,你會“淡然處之”、“漠不關心”?你作為學生或學生家長,你會“淡然處之”、“漠不關心”?所有的教育行政部門嚴格規定,不準搞任何形式的補課,嚴查、必究,可是社會上名目繁多、花樣翻新的各類輔導班確實“雨后春筍”、風起云涌、鋪天蓋地,早已從城市走向哪怕最偏僻的農村,從高中走向最真純的幼兒園小班。辦這些教育的難道真的是某某公司,教這些孩子的難道真是某某經理?究其原因,還不是為了孩子有個好的考試成績,上個好的大學,尋個好的謀生出路嗎?

    這就形成了一個難以撼動的公式:好好學習(記憶)=好的考試成績=好的學校=好的人生。一個剛入學的孩子就要背著這樣的包袱,而且要背負十幾年,而且這十幾年的“鏈條”還不能斷裂,我是一個成人,也是一個“過來人”,我自己想想我的求學過程,真的很后怕,倘若我某個階段稍有放松,也許,我今天不會“跳農門”端“鐵飯碗”,不會站在學校的講堂上。我不知道,身處其中的現在的孩子們是怎樣想的。

    五、也算是結尾

    個人淺見,隨想隨寫,思路混亂,更多是拾人牙慧??上驳氖窃趯懸陨想S想的時候,我比較認真的閱讀了《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2010---2020)年》,看到了其中的光明,感到了其中帶來的信心。但把一紙《綱要》,變成行動、變成結果,那將是一個艱苦、漫長、而且要人人真心參與的過程,何其難也!何其難也!

     

     

     

     

     

     

     

    參考文獻:《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2010---2020)年》

     

     

     

     

     

     

    公和我做好爽添厨房在线观看